my’blog

《史记 疫事记》

原标题:《史记 疫事记》

乙亥岁暮,庚子岁首,时至佳节,万家欢庆。空运浓密,铁运穿梭,自驾数千里,更有胜者,迎寒驱车数日。走囊鼓鼓,红包摞摞,乐意盈盈,高昂胜困倦,翘始盼亲人。长者杀鸡宰鸭,牛羊鱼肉,房屋梳洗,横梁福倒,翘始看归者。最喜小子愚昧,只盼新衣、糖果、大红包。

然,荆楚大疫,名曰新冠状,源于食野,飞沫、接触、气溶皆可染,数日染疾至万。时天下波动,多人惶恐,九州闭关,车马顿安,万巷空寂,足不出户,口罩遮面,一米黄线,荆州封城,以隔蔓延。南山抵守江南郡,兰娟巾帼帅出征,雷火二神再下凡,数日建医院。东齐鲁、南湘雅、西华西、北协调、四大天团圆荆州,海陆空三军虎增翼,共计白衣四万余,海内存热黄,七洲四洋皆专一。

我乃草民白衣,做事十余载,祖辈为农,概不娇惯,重症出生,吃苦耐劳,院级答急队员,理论、实操皆有训,白衣职责,心系鄂疫,赤子之心。乙亥三十,自荐赴荆州。

院曰:“汝之动因”

我曰:“白衣,职责所在。”

院曰:“汝非党员”。

我曰:“已递申请,时至国难,万多专一,我虽微弱,愿以效报忧郁,常见问题”。

院曰:“汝有后怕”。

我曰:“无。若有倒霉,家有姐妹,父母可托,小子虽小,国家可依,无仇无悔!”。

院曰:“明日出征”。

我曰:“益”。

语毕,我儿泣:“娘莫舍儿而走之”

我曰:“娘为白衣,同奥特曼,灭病毒而归”

庚子天黑,我彻夜不眠,自问:“忧郁乎?怯乎?退乎?”答曰:“心有畏惧,然必迎”。微明至,盥洗待发,然日昳未别,告代而取之,唯宾从于令。悲由心升,痛非英雄也……然,我非颓丧,杰有所用,拙有所长,失有所看,方有期待。

时值端月中,稀奇瑞雪,我子夜守病患,穷其力,磨其技,看轻减他们苦......虽有疲劳,然不乏。子丑,寒风摧树木,急救灯通亮,门庭犹若市,其或有恐惧,然敬畏生命,敬畏职责。驱车归途,高速关卡,医警雪中屹,厉霜眉上捎, 朔风劲且悲,其或有疲劳,然敬畏生命,敬畏职责。 突如醍醐灌顶,灵台顿清。疫情即命名,防控亦义务,举国皆战场,后亦同前面。力无大小乎,义务所在也,职无高矮乎,专一之力也。我非英雄也,然我将辛勤而为矣!

冬已尽,春可期,瑞雪兆丰年。愿山河无恙,国泰民安。

展开全文

作者简介

文章作者: 杨才静

作者单位: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

 


posted @ 20-04-01 07:24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苦侦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18 360 版权所有